<form id="l5x5d"></form>

                  <address id="l5x5d"><nobr id="l5x5d"><nobr id="l5x5d"></nobr></nobr></address>

                        太原
                         歡迎訪問德育新時空!
                        用文學擦亮心靈
                        2019年06月15日 19:45來源:網絡轉載 閱讀量: 293

                        這個世界上為什么會有作家?因為有讀者。  

                        什么樣的作家才是好作家?還得從讀者說起。  

                        作者和讀者的相逢是一個因緣,一個充滿偶然但又必然的因緣。  

                        什么是因?一粒種子進入土壤,那么這個種子就是因,土壤就是緣。只有在因和緣同時具備的情形下,一棵莊稼才會長出來。一粒種子,我們把它放在干燥而透明的玻璃器皿里面,可能千年萬年都不會發芽,可一旦植入適宜的土壤,它就發芽、開花、結果。  

                        一粒種子,一粒文字的種子在進入讀者心田的時候,它是帶著這種奧妙的因緣去的;什么樣的土壤更適合種子發芽,它們是同氣相求的;這既是文字對讀者的選擇,又是讀者對文字的選擇。文字之所以誕生,那是因為讀者的召喚。正是因為有召喚在,所以才有誕生在。  

                        寫作的奧妙就在這里。  

                        寫作的過程就是一種情懷、一種理念,一種價值取向誕生的過程,它本身是在發出一種信號,是在召喚和它有緣的人。  

                        我們平常一直在講隨緣,事實上我們是不懂什么叫隨緣的。隨緣不等于隨波逐流。一個人對這個世界了悟于心之后的一種選擇,才能叫隨緣,它是一種大覺悟的境界。當一個人或一篇文章到你面前的時候,你能“識得”其背后的宿命,這才叫隨緣。  

                        農民是最隨緣的,他知道在什么季節種什么糧食,在什么地里下什么種子,絕對不會逆歲月或逆時序去做;他知道清明前后栽瓜點豆,不可能在秋天或冬天去播種,這是一種了不得的了悟世界或覺悟世界的方式。  

                        一個成熟的作家,他在代表他的文字去旅行的時候,是最尊重他的讀者的,而他的讀者也最尊重他,熱愛他。  

                        中國古人講“慈”,講“悲”,說穿了就是講愛。他們甚至認為世界的原點就是愛,造化的心臟就是愛。從這個意義上去理解,人為什么渴望愛?人為什么會被愛打動?因為那是我們的當初呀!是我們的原點!是生命出發的地方!也是歸宿!  

                        中國古人還講“人之初,性本善”。“本善”就是本來的那一塊,那一塊創造生命的材料。打個比方,如果我們把世界看作千姿百態的美食,那么“本善”就是造化之廚手中最初的那一團面粉。  

                        那么為什么人是千差萬別的?因為“性相近,習相遠”,是習氣和污染把生命變得千差萬別。  

                        因此,回歸生命的過程就是反污染的過程。而文學和文字在一定意義上講,就是幫助人們去清洗心靈灰塵的一個載體,這是文學在“本來面目”上的一個意義。

                        因為生命最本質的訴求就是回歸,回歸到光明,回歸到本善,回歸到它的心靈家園中去。  

                        如果一篇文字沒有幫助讀者去撫慰他的心靈,沒有幫助他回家,沒有幫助他找到他本原意義上的光明,反而給這一顆明珠又增加了一層污染,這樣的文字就是不潔的文字,是需要我們警惕的。  

                        古人講“舍得”,就是告誡我們要時時刻刻警惕應該舍去什么,留下什么,歡迎什么,拒絕什么,拿起什么,放下什么。  

                        生命的藝術說到底是“舍得”的藝術。舍什么,怎么舍?并不是我們把世界舍掉,把生命舍掉,把生活舍掉,而是把自私舍掉,把欲望舍掉。“舍得”是講只要我們把物質訴求打掃干凈,不用去求,明珠自會煥發光明,這叫做無求自得,自然所得。  

                        什么叫自然?本來就是。我們本來就是一顆明珠,只不過被污染了而已。所以怎么去“得到”呢?把一部分放下,另一部分它就在那兒了。  

                        古人講人人都有智慧,有大智慧,只不過是被遮蔽了而已。而文化就是要掃除這一層遮蔽,就是要掃除掉世世代代積淀在我們心靈上的那一層灰塵。除塵。禪宗講“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可能文化的意義就是不斷把我們的心靈擦亮,保持光明。如果鏡子上有灰塵我們是看不見自己的,更不要說去看世界。  

                        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都能看見自己,不過就是被障住了視線。幫助讀者擦掉這一層灰塵,一層霧,就是文化的使命,也是文學的使命。

                        [出處:網絡]

                        技術支持:太原市海匯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聯系電話:0351-2367909  監督電話:13835135938

                        晉ICP備16002361號-2 

                        亿彩堂亿彩堂平台亿彩堂主页亿彩堂网站亿彩堂官网亿彩堂娱乐亿彩堂开户亿彩堂注册亿彩堂是真的吗亿彩堂登入亿彩堂快三亿彩堂时时彩亿彩堂手机app下载亿彩堂开奖 鄂州 | 淮北 | 诸暨 | 滨州 | 咸宁 | 基隆 | 石嘴山 | 自贡 | 九江 | 和县 | 黑河 | 芜湖 | 阿勒泰 | 中山 | 定州 | 延安 | 石河子 | 阜阳 | 来宾 | 玉溪 | 酒泉 | 邹城 | 萍乡 | 龙口 | 随州 | 清远 | 东阳 | 喀什 | 佛山 | 武夷山 | 五指山 | 贺州 | 永新 | 库尔勒 | 镇江 | 七台河 | 保亭 | 济南 | 建湖 | 防城港 | 承德 | 黄山 | 汝州 | 沭阳 | 霍邱 | 湖南长沙 | 宿州 | 东阳 | 桓台 | 楚雄 | 沛县 | 陕西西安 | 改则 | 临夏 | 楚雄 | 昭通 | 灌云 | 防城港 | 安岳 | 济南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博罗 | 张家界 | 图木舒克 | 濮阳 | 攀枝花 | 日喀则 | 泉州 | 惠州 | 福建福州 | 日照 | 梧州 | 蓬莱 | 曲靖 | 安阳 | 儋州 | 吉林长春 | 德州 | 广安 | 中卫 | 云南昆明 | 巢湖 | 广安 | 溧阳 | 安阳 | 燕郊 | 遂宁 | 温岭 | 儋州 | 德清 | 余姚 | 仁怀 | 江苏苏州 | 潍坊 | 昌都 | 三亚 | 台湾台湾 | 金坛 | 锡林郭勒 | 大理 | 临沧 | 台中 | 泗阳 | 通辽 | 安徽合肥 | 莆田 | 广饶 | 图木舒克 | 保亭 | 梧州 | 舟山 | 滁州 | 林芝 | 荆门 | 山西太原 | 台中 | 章丘 | 诸暨 | 滁州 | 阿坝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山西太原 | 平潭 | 义乌 | 安吉 | 昌吉 | 宜宾 | 黄石 | 海安 | 连云港 | 广饶 | 启东 | 聊城 | 玉林 | 涿州 | 怒江 | 乐清 | 上饶 | 定州 | 黔东南 | 厦门 | 庄河 | 德州 | 铁岭 | 邹平 | 无锡 | 琼中 | 邹平 | 丹阳 | 南通 | 鄢陵 | 正定 | 慈溪 | 海门 | 德阳 | 莱州 | 衡阳 | 防城港 | 通化 | 三沙 | 浙江杭州 | 伊春 | 安庆 | 沭阳 | 宁波 | 赵县 | 湘西 | 商洛 | 宜都 | 日照 | 遂宁 | 常德 | 苍南 | 阿拉尔 | 朔州 | 揭阳 | 随州 | 新乡 | 武安 | 象山 | 东方 | 莆田 | 宜春 | 陵水 | 信阳 | 雄安新区 | 铁岭 | 燕郊 | 内江 | 洛阳 | 象山 | 昌吉 | 双鸭山 | 汕头 | 萍乡 | 明港 | 牡丹江 | 泰安 | 项城 | 湘西 | 招远 | 保亭 | 基隆 | 宁波 | 延边 | 宁夏银川 | 海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