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l5x5d"></form>

                  <address id="l5x5d"><nobr id="l5x5d"><nobr id="l5x5d"></nobr></nobr></address>

                        太原
                         歡迎訪問德育新時空!
                        俞敏洪:奮斗是生命的常態
                        2019年06月21日 16:45來源:網絡轉載 閱讀量: 138

                        最近,有一首歌在朋友圈中流傳,歌詞中寫道:

                        “黑夜伴著彷徨,前方迷霧漫長,

                        行囊亂了,身體倦了,頭依然高昂,

                        別說世界太難,讓我走給你看。”

                        詞作者是全國政協委員、新東方教育集團董事長俞敏洪,英文歌名為《A Better You,A Bigger World》,這來自他激勵自己孩子的一句話“You are better than you think”,意為你比自己想得更好,同時這也是他對自己的激勵。

                        可以說,這很正能量,很“俞敏洪”。在旁人眼中,如今的俞敏洪早已擁有一個“Big World”,但眼下56歲的他依然很拼。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每天奮斗18小時”。比如,參加全國兩會期間,他半夜休息,早上7點起床,開會,空閑時間還要打理公司事務,幫助年輕人創業,為流動兒童、農村教育發展奔走疾呼……

                        俞敏洪一身西裝,背著一個黑色雙肩包,走路快,語速快,上了發條般忙碌。對他來說,“這成了種習慣,不忙我就覺得很空虛,覺得好像沒為自己干活,也沒有為社會干活,這種感覺會很難受。”

                        但眼下,部分90后青年“人未老,心已喪”,涉世未深,卻已“立地成佛”,在本應斗志昂揚的年紀就對生活“繳械投降”,放棄掙扎與奮斗。

                        這在俞敏洪年輕時是難以想象的,“我們小時候如果一天不干活,一天就沒飯吃,就餓肚子”。不奮斗,不只是沒了出路,更是沒了活路。在他看來,現在一些年輕人的“喪”,其實是種不想面對困難、不想承擔責任的表現。

                        “在國外也有這樣的年輕人,但跟中國的情況有所不同。”俞敏洪解釋說,國外的社會發展速度和文化狀況與中國不一樣,由于文化斷裂,現在我們的民族文化價值體系還沒完全重構,加上社會的快速發展和家庭結構的重組,年輕人的思想更為多元化,同時也比以往更為迷茫。

                        此外,中外的教育方式也迥然不同。“比如美國,除了一些精英家庭,很多美國家庭是把孩子當作普通人來撫養長大,最后如果發現家里出了個天才就很開心;中國人是把孩子當天才培養,結果發現都是普通人,就很失落。”俞敏洪認為,“現在國內大部分孩子是獨生子女,很多家長常打斷孩子本應經受鍛煉、自我成長的過程,為孩子安排好一切。孩子一旦獨立生活就會比較茫然,一碰到障礙就‘縮’了回去。”

                        但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困惑、迷茫、失落、絕望、無助,我也有很多”。俞敏洪也曾抱怨過成長在一個貧困家庭,別人談了好幾次戀愛自己卻依然沒人愛,別人健健康康時自己卻因肺結核休學……“仿佛所有黑暗都集中在你一個人身上”。

                        這么多年走來,俞敏洪領悟到的一個道理就是,再多負面情緒都不會幫到你,能幫你的一定是正面情緒和自我奮斗,“奮斗可能失敗,但只要繼續奮斗可能就會有個好結果,比如我的3次高考”。

                        “現在我的同學朋友聚會時,很多人感嘆‘這輩子其實真沒奮斗過’,年輕時放棄了奮斗的機會,特別失落。”但俞敏洪不會,“我現在還在奮斗!過去幾十年積累的資源還能讓我后面幾十年進一步奮斗。”

                        對于“強國一代”的年輕人,俞敏洪說了5個“必須”,即年輕人必須意氣昂揚,必須對自己的前途有期許,必須要有克服困難的能力,必須有一個理想,必須讓自己過得比現在更好。“一代又一代的青年才是國家的有生力量,意氣昂揚、懷有理想且愿意奮斗的年輕人多一些,中國社會的進步就會快一些,畢竟人的黃金奮斗期很短。”

                        要激發青年這種奮斗的內生動力,俞敏洪認為,現行的教育體制、教育方法也需要作出改變,“教育應該以學生的人格教育、健康教育、創新教育、人文底蘊教育和學知識教育等為核心,如果還是讓孩子為了參加中高考而拼命學習的話,孩子的后續發展能力會減弱。但簡單把國外的教育模式搬過來是遠遠不夠的,中國孩子還應進行面向社會的教育。”

                        在俞敏洪看來,教育要讓學生從小對中國的社會結構、傳統歷史、政府管理機制和社會形態等有深刻認知,讓他們從小就對社會有一種參與意識,進而產生社會責任感。“比如美國學生從小學就開始學美國的憲法、政府管理機制、總統選舉機制等,并從中了解國家是怎么運行的,但中國孩子很多是不知道、不關心的”。

                        對此,俞敏洪認為,教育要對孩子融入社會的能力進行充分訓練。但在這方面,大多數中國孩子只被訓練了服從意識或是聽話意識,而交流意識和表達自己思想、尊重別人的意識非常薄弱。“我覺得中國的孩子要更多面向未來、面向世界構建自己的成長體系。不斷完善自己的知識體系,以適應現代社會的發展,同時面向世界培養自己的全局觀和戰略觀。”

                        最后,俞敏洪也不忘提醒年輕人,“不要瞎奮斗”“制定奮斗目標時,首先要切實考慮自己的能力、資源、資金等,而且這一奮斗目標應該是給你個人帶來成長和進步的,不要在奮斗過程中讓自己陷入到另一個困境,比如你拼命想要出國,結果到了國外以后發現所選的專業或英語水平根本跟不上,就陷入另外一個困境。所以,要為自己的下一步作好充分準備才行。”

                        [出處:中國青年報]

                        技術支持:太原市海匯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聯系電話:0351-2367909  監督電話:13835135938

                        晉ICP備16002361號-2 

                        亿彩堂亿彩堂平台亿彩堂主页亿彩堂网站亿彩堂官网亿彩堂娱乐亿彩堂开户亿彩堂注册亿彩堂是真的吗亿彩堂登入亿彩堂快三亿彩堂时时彩亿彩堂手机app下载亿彩堂开奖 澳门澳门 | 葫芦岛 | 邹城 | 淮北 | 惠东 | 张家界 | 香港香港 | 崇左 | 喀什 | 龙岩 | 宜都 | 乌兰察布 | 荆州 | 台南 | 乐平 | 湖北武汉 | 新余 | 安岳 | 三明 | 湖州 | 东方 | 贺州 | 定州 | 保山 | 安吉 | 河南郑州 | 白银 | 怀化 | 沧州 | 兴安盟 | 伊犁 | 雄安新区 | 南充 | 龙岩 | 龙口 | 哈密 | 赵县 | 克拉玛依 | 孝感 | 泸州 | 韶关 | 十堰 | 运城 | 湖州 | 巴音郭楞 | 阿克苏 | 阜阳 | 恩施 | 荆门 | 长兴 | 基隆 | 驻马店 | 深圳 | 高雄 | 青州 | 石嘴山 | 周口 | 云南昆明 | 铜川 | 寿光 | 湛江 | 任丘 | 海宁 | 新沂 | 商洛 | 那曲 | 晋江 | 大兴安岭 | 威海 | 达州 | 张掖 | 宝鸡 | 阜阳 | 广汉 | 陕西西安 | 马鞍山 | 齐齐哈尔 | 吉林 | 驻马店 | 平顶山 | 甘孜 | 清徐 | 定安 | 东莞 | 长垣 | 迁安市 | 甘南 | 天水 | 淄博 | 汕头 | 岳阳 | 临海 | 永州 | 滨州 | 衡阳 | 海南海口 | 唐山 | 福建福州 | 神农架 | 莒县 | 江苏苏州 | 安徽合肥 | 佳木斯 | 怒江 | 韶关 | 蓬莱 | 中山 | 绍兴 | 芜湖 | 克孜勒苏 | 阿拉善盟 | 肥城 | 安徽合肥 | 潜江 | 建湖 | 揭阳 | 秦皇岛 | 广饶 | 三沙 | 厦门 | 文昌 | 湖州 | 昌吉 | 泰州 | 益阳 | 芜湖 | 芜湖 | 咸宁 | 高雄 | 厦门 | 日喀则 | 盐城 | 台州 | 天水 | 宁国 | 常德 | 昌吉 | 百色 | 燕郊 | 珠海 | 广安 | 温岭 | 信阳 | 大庆 | 白沙 | 白沙 | 扬州 | 建湖 | 烟台 | 云浮 | 垦利 | 盐城 | 滕州 | 烟台 | 克拉玛依 | 河南郑州 | 锡林郭勒 | 宜宾 | 保亭 | 惠州 | 江苏苏州 | 锦州 | 伊春 | 石嘴山 | 天长 | 黔东南 | 朝阳 | 榆林 | 台中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乌海 | 朝阳 | 阿里 | 广安 | 寿光 | 和田 | 扬州 | 牡丹江 | 宁波 | 通辽 | 黔西南 | 湖北武汉 | 枣庄 | 湖北武汉 | 赵县 | 甘孜 | 单县 | 海丰 | 菏泽 | 商丘 | 攀枝花 | 汉川 | 赣州 | 扬中 | 江苏苏州 | 广汉 | 德阳 | 张家口 | 泉州 | 单县 | 平凉 | 威海 | 双鸭山 | 任丘 | 仙桃 | 昌吉 | 临汾 |